导航:

大梦初醒荒唐了青春

颓城 2018-11-21 20:09:29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南山南》

1

意子很平静地缓缓说道:“你知道吗?高中简直就成了我的噩梦,那段时间的欢愉最终被黑色的乌云掩埋,电闪雷鸣,倾盆大雨。”

意子高中时候有过一段恋情,就像所有的青春片结局一样,都是悲凉的。

最令人悲伤的是,我可以为你放弃所有,而你去不愿意为我背叛这个世界。

意子说,就是那个晚上,飘着毛毛细雨,昏黄的路灯晕出光圈,在微风的裹挟下细雨洒落在肩头,他搂着自己的腰,温润的双唇印在自己冰冷的额头,然后是眉毛、眼睛、鼻子,气息包裹着甜蜜,在她的胸腔里翻腾。

他吐出的温暖的热气在耳边细语:“今晚可以吗?”

意子带着笑意的眼睛注目着眼前的恋人,看着他微微凹进去的脸颊,不知怎么的嘴角扬起,微微地点头。

男孩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继而瞬间露出惊喜。就是在这样的细雨中他搂着她,路灯下他们的影子从长到短,就像是爱情里的他们。

意子清晰地记得那家宾馆,位于拐角的一个黑暗中,只有红色的霓虹灯牌在闪烁,他们走进去,正对面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中间的头发已经完全掉光,从左边硬撩起几根头发,来掩盖,可是愈加显得奇怪,眼窝深深地凹进去。

他看得出来似乎是熬夜了很久,脸上泛着一层油光,脖子连着下巴,看不出任何棱角,声音却及其的尖锐,眼睛也没瞧他们,就给了把钥匙,告诉他们在二楼,然后就继续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

从前台往里走了大概不到十步,在左侧就有楼梯,是木制的,有些年头,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楼梯上方的吊灯一一闪一闪的,搞得宾馆整个氛围有些诡异。然后是一条直直的通道,两侧都是房间,有些上面贴着明星的海报,有些上面的海报都被撕掉,看不清楚上图案。

走到房间面前,黄色的木质门,从上面有条黑色的墨迹流到下方,打开,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灯光及其昏暗,有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还有就是一个卫生间,卫生间里的马桶已经泛黄,上面留着洗不掉的污渍,洗手盆也是同样的。

镜子上有两道深深的刮痕,人照起来像是扭曲变形的,再然后是一个蓬头,上面的白色塑料都已经看起来有点氧化。床上放着两个枕头和一床被子,枕头有很多的褶皱,被子的一个角上有些泛黄。

房间里贴着很多赤裸的女人的身体以及很多男女裸拥的照片,看得意子有点脸红,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就这样子,就是那晚,她完成了自己成人的仪式,正式地将自己交给了他。那时候的她还以为,只要把自己交给那个人,那么他们两个就会永远永远在一起。

然后男孩,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意子,双手捧着她的脸,然后附上,手在意子的身体内游走,意子完全迷离,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意子觉得好像自己重新活了一次。

男孩子有点笨手笨脚地解开意子的内衣,脱掉意子的衣裳,直到男孩的手往意子的下身走去,意子感觉全身像是被电击了一下,有些僵硬,又有点惊慌。

男孩似乎是感觉出来了意子的异常,缓缓地在她的耳边说道:“没事的,相信我。”

意子慢慢地放下戒备,整个身体变得柔软,像是躺在棉花上面一样,那种很痒又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意子发出了娇嗔的呻吟,闹得整个黑夜都好像是羞红了脸,然后是男孩的进入,那种痛感继而变成痛快感,意子此生从未有过这样奇妙的感觉。

那晚,意子抱着男孩子,抚摸着他的胸膛,望着他说道:“我们会永远吗?”

男孩子没有看着意子,只是注视着前方的黄昏的灯光,嘴角带着笑意说道:“当然了,傻瓜。”

意子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就是那之后,男生要得越来越频繁,他们也开始越来越大胆。

意子记得那晚,大家都放学回家了,他们留在了教室。男孩昨天放学说今晚想要她,可是那时候又没有什么钱,不能每次都去宾馆,所以告诉意子,等晚上大家都放学回家。

意子记得那时候已经深秋了,天气已经有点寒冷,他们故意等到值日生都走了,从里面把门给扣上,拉上了窗帘,只有微微的窗外的灯光透过窗帘缝隙射进教室。

意子记得那晚男生饥渴的眼神,他们就在那个每天学习的教室里赤裸着交缠着呻吟着,直到两人都精疲力尽。

人都说夜路走多了总会被发现,就在那天,男孩子整个人都埋在意子的胸前,轻吻着,吮吸着,意子完全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中,发出令人听了面红耳赤的娇嗔。

他们完全在性里面沉沦,根本没有听到老师的脚步声,直到老师开门,用灯光照射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从欲望中醒来。

意子怎么也没有想过当初的后果,没有想过自己的大胆最后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灾难,也没想过自己的爱情这么不堪一击。

2

那种青春期里的禁欲被揭破的时候,无疑就是噩梦的开始。

意子和男孩都同时慌了神,老师也愣住了,似乎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但是那两具赤裸的上半身无疑是最好的证明。

老师急忙地将灯关闭,冰冷地说:“你们穿好衣服,到办公室来。”

意子真的希望,此时此刻自己能够有神功可以钻到地里面去,那种被撞破的尴尬、羞愧,都无从说出口。意子看到男孩子也是面上挂满了六神无主,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就那样子一前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走到了老师办公室。意子,只记得那晚的校园很安静很安静,步伐很重很重,夜很深很深。

老师只是跟他们说:“为了你们好,这个消息我会替你们保密,但是明天一定要叫你们的父母来,否则,你们可能都要被开除,学校的风气不能被你们这样子破坏,你们都先回去吧!”

那晚,他们离开老师的教室什么都没说,只是两个人背对背走远,意子回头,好像从未真正地看过他的背影,原来,在夜里在风中,他的背影竟是这么的瘦弱。

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润,也许是风吧!是风吹的。原来风都知道悲伤,他们还会有以后吗?

意子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她仿佛能够看到父母眼中的失望和责备。该怎么跟父母亲说呢?这种无名的羞愧搅动着晚上的安宁,这种无名的害怕和恐惧让意子希望时间就停留在此刻。

天亮了,还是要去面对,老师的话在耳边回荡,迫使着她拿起手中的电话拨通了电话,当电话里头那熟悉的声音袭来的时候,意子还是哭得一塌糊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讲完事情的原委的,只知道电话那头是无际的沉默,也许父母是真的被吓到了。

那天,男孩的父母没有来,只是他的爷爷和大伯来了,意子也是后来才知道,男孩的父母早就在他初中的时候因为车祸去世了,他之后就跟着爷爷长大的。

他们不知道双方的大人是怎么争吵的,只知道他们在里面呆了很久很久,直到双方都面无表情地从里面走出来。

结果就是男孩在几周之后就被调走了,校园里也开始疯传起他们的故事,说男孩是因为意子才被调走的,说意子勾引男孩,说意子去过医院堕胎,说意子是个婊子,说意子在外面接客。

就这样子,一段偷吃禁果的爱情,被疯传,最后演变成意子的淫荡。

意子只记得那天下午,男孩在意子回家的那颗桂花树下等着她,男孩消瘦了许多,胡须也疯狂地冒出,头发有点乱糟糟的,穿着红色的卫衣,外面是件黑色的夹克,下面穿着黑色的运动裤,脚上穿着白色的运动鞋。

就是个身影,无数次出现在意子的梦里,生根,发芽,最终变成了参天大树。

那是自从那次他们父母见面之后的第一次相见,意子这些日子的想念、无助、害怕,在见到男孩子的那一刻突然间就崩塌了,她死死地抱着他,靠在他的肩上,男孩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木头一样,一动也不动,直到意子缓过来。

他们走了很久很久,夜越来越深,可是他们都没有停的打算,仿佛只要停下来,一切就结束了。

男孩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冷静地说道:“意子,回去吧,这是给你的,回去再看,我要走了,跟我叔叔去北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后男孩就将那封信塞到女孩的手上,转身走了。

意子哭着追着叫:“我不要,我不要你走,你留下来好不好。或者是你带我走,我可以的,我可以跟你走,不要留我一个人,这样子我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可是男孩子越走越快,没有丝毫的留恋,他招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意子,跟着他跑,跑了摔倒,又爬起来又跑,膝盖已经磨出了鲜血,然后就跪在马路边上很久很久,直到流不出眼泪。

3

那之后的叶子变成了独行侠,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从不跟任何人来往。所有的人都在讨论她,意子也知道,可是她不在乎,她的心已经死在了那个晚上。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搞笑,会在你本来就已经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撒盐。

接下来的意子真的就像别人的谣言里传的那样,怀孕。按照她父母亲说的那是孽种,是上天对他们两的惩罚。

意子在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个晚上,她盯着夜空里的星星看了一个晚上,她跟肚子里的小家伙说:“小宝贝,我会保护你的,我一定会让你生下来的。”

意子也没有察觉到的自己的转变,那话语里的坚定,那眼神里的笃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意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成长就是这样子,悄然而至。

她跟父母亲大吵了不知道多少回,母亲气得在沙发里捂脸抽泣,大声地臭骂着意子。

父亲急得将碗摔倒地上,那溅起的碎片碰到意子的脚踝,画出深深的一道,鲜血从皮肤里溢出来,意子看到却没来由地哈哈大笑,似乎鲜血才能够填满此刻她的内心荒凉。

都说孩子是父母亲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所有的责骂和鞭打都是因为太过疼爱,因为不舍得你受一点点委屈,不舍得你经历人生的苦。

可是孩子们,只想着快点长大,快点挣脱父母的庇护去寻求新的天地,即使是被伤得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就这样子,意子不知道和父母斗过了多少回合。

多少个夜晚,意子内心的纠结与矛盾都在心中拉扯,意子真的想过放弃,去把孩子打掉,也知道,其实打掉孩子会是对自己最好的方式。

可是,当感觉一个生命的结晶就在自己身体里酝酿的时候,感觉到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最终结出的果实正在孕育的时候,意子,怎么也没有办法让子自己狠下心来。

人都说父母怎么也拗不过子女,最终意子还是将孩子生下来了。

意子记得那晚,意子跪在自己父母脚下,求着他们让自己生下来,头磕在地板上发出的响声,叩响了父母的心门,最终父母还是软了心,但是父母还是苦心地跟意子说道:

“孩子,你要知道,你做这个决定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的一生可能都会被毁掉,以后将没有青春,生活的磨难最终可能会叫你后悔,你要想清楚了,你将无路可退。”

意子点头,她知道,她当然知道,自己以后将会面对什么。在她决定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已无路可退,唯有拼命咬牙坚持。

4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意子从学校离开了,也就完全变成了大家眼里的坏女孩,变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闲言碎语这种东西终将会被新的话题所覆盖,如果太在意,那终将会被束缚得动弹不得。

意子在生下小孩之后,就离开了老城,去了广州。之所以选择去广州,意子也说不上理由,只是觉得这样子总不会遇上,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跨越大半个中国。

就如现在很火的那首歌《南山南》里唱的: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高中还没毕业的意子过得极其艰辛,在工厂里工作,每天重复着流水线上的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为了不给父母添负担,所以只要有加班的机会,意子都是第一个冲上去。

她比同龄的女孩子看上去要苍老些,别人出去聚餐,出去逛街,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的时候,意子只能一个人在住的地方看着电视,但是心却飘到远方。

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打电话回家,听到孩子支支吾吾,听到孩子学会走路,学会说话,学会拿筷子,学会叫妈妈。意子觉得高兴而又心酸,这些所有的一切都不能亲眼看到,只能听到自己的母亲告诉自己。

她害怕,害怕回家后的孩子已经不认识她、不要她,怕她以后会责备她,责备她把她生下来,责备她把她生下来又没有陪伴她,有时候意子想着想着都会落下泪来。

很多次父母都问起意子在做什么工作,意子都是含糊地就绕过去这个话题,次数多了,父母也都心里明白了。他们只是告诉意子,累了就回来,家里的房间每天都给你打扫好了。

有很多次意子真的已经打包好了行李,买好了车票,但最终还是没能够狠得下心回去,可能是因为内心还没有放下,最终又将所有的物品放回原处。

可这就是现实,生活会告诉你它的样子,大多数的我们都选择向生活妥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子,直到我们老去。

父母也不知道跟她说了多少次找个人嫁了得了,但是意子都没有同意。

意子知道父母那段时间有多对自己失望,以及那段时间的他们遭受了多少来自外人的非议和白眼,所有的这一切,他们都没有丝毫的抱怨,而是在意子的身后一直支撑着,如果没有父母,也许意子真的会倒下。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自己不但不能够孝敬他们,还要他们无止境地牵挂自己。

她当然也知道那段日子里,他们的父母很多次在他们的房间里吵起来,哭起来。但是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不管怎样,还是会给意子一个微笑。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