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原创短篇】须臾南柯

衾侞盏 2018-02-11 12:26:11

1.

三月的扬州整个笼罩在飞花之中,曾记得有人对我说过,三月若是来这里,便如同到了九霄仙境般。

回想当时的我,亦是略显不屑的以笑带过。现如今才明白,当初那人充满幻想的表情是为哪般。

我姓顾,单字一个展。

父亲当年大抵是认为娘腹中的胎儿为男子,便定下了这个名字,却不曾想到出生的竟是女孩;也是,在顾家这世代为官的家族中,男孩便承载着家中的希望,肩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但好在父亲喜欢女孩,我便成了这顾家的独女。至于这“展”字,倒也无妨。

这时的我并不自知,原来这“展”字在我身上,真真是成了一番寓意的。

谁说只有上场杀敌,浴血奋战,才能光耀门楣?

“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名取自我喜欢的诗词中,倒也极好。

那时,我亦有过一场尘缘。

2.

站在楼阁上看了半日的春景。新柳绕堤,风过之时花落纷纷。这时的我倒也不难理解为何前朝诗人们定要“烟花三月下扬州”了。

两岸晓烟轻柔的笼罩着岸边的水仙,倒也为一旁幽会的一双璧人应了景。

“展儿 ,展儿,哎呀,我可找到你了!”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一定是我那从小一起长大的闺阁密友楠冉。

“冉冉,何事这般匆忙?”我没有回头,心里对她的来因也猜到了七八分。不用问,定是我那爱夸耀的叔父禁不住那些纨绔子弟们的各种恭维,又轻易许诺要我下去给他们抚琴吟歌了,父母也不好推脱,但又怕亲自来找我我会生气,只得委楠冉来找我罢了。

“展儿,那个.......”楠冉明显有些不知从何开口,故此,我笑了笑,轻轻开口:“罢了,我也知晓,定又是我那不胜夸的叔父轻易许诺他人要我为那些富家子哥们抚琴。”

看着我的笑,楠冉估计心里也有些抱歉。也是,做了这么多年姐妹,她必然是知道我性子的。

我倒不是不喜抚琴,只是觉得大庭广众下那群富家子弟奉承了叔父,我便要给那群纨绔公子抚琴,如此,委实看轻了叔父的心性,更看轻了我顾展的身价。

我倒成了青楼中那些收了银子便卖艺的歌女不成?

“展儿.....抱歉...我。”楠冉低着头站在我旁边。看着她有些无措的绞着手指,我叹口气,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

“好了,傻冉冉,我又不必和你闹气,来,笑一个,今日你心慕的宋家公子也在席间,这般于他看见了可必是不好的。”看着楠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我揉了揉她微红的脸颊。

“好了,快些随我下去吧 ,让客人等太久也必是不好的。”

精致的檀木古筝被我轻轻拨动,古典雅致的音乐于厅间环绕,盛唐的靡靡之音使得每一位宾客沉醉。说实话,我于心底不喜欢这乐曲,我中意的是较哀凉的月曲,就如塞北飞雪般,哀伤而空灵,盘旋于天地间,如连通另一个世界般。可在这烟花三月的扬州楼阁中演奏,还是罢了吧。

曲终,我匆匆行礼后拉上楠冉离开这另我生厌的宴席。今日是朝廷赐予父亲在扬州的新宅竣工的日子,我不想表现出不悦坏了他的兴致。

我和楠冉来到二层的一个隔间,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一切动静。留意到楠冉盯着一处眼也不眨的看,以及她缓缓变红的脸颊,我便知晓宋家公子必是在楼下,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我看到那宋家公子在同人下棋,思索投子之间动作风雅。

我默看着,心里也不禁觉得这般男子也算配的上楠冉这般的大家闺秀,可惜之处就在于楠冉性子腼腆,也只敢这般默默看着,却从敢不去诉说自己的一片芳心。

也许在楠冉心中,这份感情是她最为珍贵的宝物,就如我儿时最为珍爱的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