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因为是你,要饭我也愿意

超美表哥 2018-01-10 08:38:05

2018/1/8  周三  晴天

能用金钱衡量的感情,那都不算真正的爱情

01.

"子彤,我们分开吧,不是很适合。"

昏黄的灯光下,暗黑的天空飘向几滴雨,打在我的脸上,一阵冰凉。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爱了五年的男人,居然张口跟我说分手。以往的情况看,多为我任性说着,今天,他居然开了口。

寒冷的风往我衣服里使劲的钻着,我腿脚瑟瑟发抖,两只手迅速拉拢身上的袄子,两只手互相揉搓着,期待能产一点热。

"阿远,你是第一次跟我说分手二字的,这次我原谅你,没有下次了,我们赶快回去。"

我的嘴里哈着冷气,在微弱的灯光下,一圈圈分外清楚。我见他一动不动,走上前去,用力的抱着他,两只手围绕着他的脖子,头额顶着他的下巴。

"抱抱我,好吗?"

他两只手耷拉着,头一动不动地面向前方,我静静听着他的呼吸声,非常平稳的喘息,让我觉得有些震惊。

我将手从他的脖子上滑下来,用力的圈着他的整个身体,生怕他会离我而去。我将头紧紧地埋在他的胸口。

"我们分手吧,你适合更好的。"

他用力地将我的双手剥开,将自己抽离出去。湿漉漉的地面上,我们两个人的影子突然隔着好远。

"追你的人很多,随便一个都能给你很好的生活,只是刚好不是我。"他背着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得到他的声音,"以后我就不能照顾你了,找个人替我好好爱你。"

声音刚落,他转身就走,前方的路一片漆黑,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

"阿远,你个怂货。我就是愿意跟着你,没钱也愿意!"

我大声的嘶吼着,眼泪一直流。前方的他,脚步放慢了些……

02.

在我用力叫唤的那一刻,时间像突然静止了一般。街道两旁的枝叶飘落,滑过我的肩头,将我们带到五年前的那个冬天,我们故事开启的地方。

"嘿,兄弟,最后一碗热饺子让给我呗。"

冬至的夜晚,在图书馆学习得太久的我路过食堂,肚子饿的咕噜咕噜的叫。看看手机提示显示,"冬至记得吃饺子",便突然鬼精一般,到了卖饺子的窗口。

"老板,来一份饺子。"

我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重声啦,说的话和复制粘贴过一样,不可思议。我右抬头看了看身旁这个小伙子。

"身高还挺高哈,高我半个头,看着浓眉大眼的,还挺帅。"我心里默念道。

"不好意思啊,今天吃饺子的人太多了,我现在只有二两饺子,一共12个,只能供一碗。"老板看着我们,面带憨笑。

"嘿,兄弟,这碗饺子让给我呗,你吃别的去。"我45度角仰视他,眼里伪装着楚楚可怜的样子。

"那,好吧。"他转身准备离开,黑色的羽绒服将他包裹着,背影莫名让我觉得可怜,毕竟觉得自己像是欺负了他一般。

"嘿,你回来,我们一人一半好了。我妈说了,冬至必须吃饺子!"我小跑了一下,拉住了他的衣服,把他拖过来。

"诶,你怎么那么汉子呀。"他被我拉着,眉眼紧皱,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老板的精挑细数之下,我们两个人都端着小半碗饺子走向了食堂。晚上9点30分的校园食堂,灯光都灭了一大半,稀疏的几个人分散在各个角落。

"这么凄冷的天,我们还能分一碗饺子,挺有缘的哈。"我看着他打趣道,他倒是不怎么爱说话,默默地回了句,"嗯嗯是的。"

我看着对面的他,深邃的眉眼,分明的轮廓,在灯光的垂直照耀下,还挺帅的。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