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谁的青春不曾“金枝欲孽”?

阿闪是颗星星 2017-12-30 16:26:04

《我不是潇洒女生》

NO.1

高二上学期秋冬交接的时候,天气渐渐转凉,我妈特地给我做了一条小被子。以至于返校那天,我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一只手拎着那两条小被子、后面还背着一个重重的背包,活脱脱一个难的。

下了车,看着我小山似的行李,我正纠结着要不要打个车回学校,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骑着那辆红色的山地车在车站周围晃悠的木南乔同志。

“林沐沐,你搬家呀,怎么这么多东西?”木南乔皱着眉头喊道,一脸揶揄。

“哎呦,我妈非让我带的,累死我了,赶紧帮我载一下。”我想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扯着木南乔的衣角喊道。

闻言,木南乔夸张地后退一步,大声说道:“不行不行,上个月载了你一次,我腰疼了一个星期。还有,林沐沐这还没到冬天呢,你就裹得跟只狗熊似的了,我看到了冬天你穿什么?......”

“打住!木南乔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接我吗?你丫废什么话?快点儿。”我轻轻拍了拍木南乔的肩膀,淡定得有些过分。

见状,木南乔一脸嫌弃地将我扔在放在后架上的被子塞进我的怀里:“自恋。谁说我来这里是为了接你?我......”木南乔抬头看了看,微眯着眼睛指着不远处的菜市场说道:“看见没?我是出来买菜的!”

你家住在城西,你丫来城东菜市场买菜?呵呵。

“喂,林沐沐你什么意思?不信是不是?”木南乔见我一副“你接着编”的模样,白净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他跨上车子,回过头来挑眉说道:“买菜去喽!你自己想办法吧,加油!”说罢,不等我有所反应便骑着车子扬长而去。

竟然......就这样走了?

我托着行李走到路边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我坐上车摇下车窗懒懒地看着倒退的街景。远远地,一个穿着五中校服的男生朝我们这辆出租车挥了挥手,看着男生手中的大包小包,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叔叔,那个同学也是五中的,载他一程吧。”我扯出一个甜笑,对司机叔叔说道。

那个男生高高瘦瘦的,很有青春的感觉——脸上长满了青春痘。那个男生一上车就盯着我看了好久,看得我挺不好意思的——我知道我长得挺标致的,可你要不要这么......不加掩饰。

“同学,我认识你。你是林沐沐对吧?”他说。

哦?原来,我在五中的知名度这么高呀!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窃喜。

“是吧,可能我长得辨识度比较高啦。”说着,我故作矜持地挽了挽耳边的碎发。

“不是,是因为你每次大考都是第二名。”他认真地回答道,“高一的时候,我每次都押你是第二名,结果就没输过。”

无聊,我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额......林沐沐同学,你可以选择面无表情,但你做的每一个表情我都可以从后视镜里看见。”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模仿着律政剧里法官的语气说道。

闻言,我忙不迭整理表情冲后视镜扯出一个甜笑。

“哈哈,林沐沐同学你真有意思。”那个男生笑得花枝乱颤,和前一秒那个一本正经模仿着法官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很认真地担心,他笑成这样,脸上的青春痘会不会突然爆开?我在脑海中想象着青春痘爆开的画面,不多时便有种反胃的感觉。我赶忙扭过头去,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突然,一个穿着红色夹克,骑着一辆红色山地的少年从我眼前略过,向相反的方向驶去——那不是木南乔是谁?现在知道回来找我了?玩儿去吧你给我!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却骤然暖暖的,像洒进了阳光。

“叔叔,不用找了!”心情好了,人都变得慷慨了。到站后,我特豪爽地从钱包里掏出20块钱递给司机叔叔。

“小姑娘,做人要厚道,一共24块。”那位大叔面无表情地说道。

“哈哈哈,我来吧我来吧。”坐在副驾驶座上那个男生笑得不能自已,随手付了钱。

下了车,我拿出准备好的钱想要给那个男生,结果那个男生的脑袋摇得跟只拨浪鼓似的,死活不收,看到他这副坚决的样子,我有些无奈,正想着把手收回去,结果这哥们儿来了句:“同学,真的不用了,要不,改天你请我吃个饭吧。”

请你吃饭?那我还是还钱吧。于是,我义正言辞、不容拒绝地还了钱给他。

“林沐沐,我们还会再见的。”这是他跟我喊的最后一句话。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