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浮世:停滞的青春

白夜玄泠 2020-01-17 14:23:07

楔子

紧凑的警笛声打破了校园的宁静。

“快快快,警察抓人了!”楼道的窗玻璃上层层叠叠堆了几百张好奇的脸。

“抓谁啊?”有人小声问。

“S班的李家乐。”有人答。

“那件事儿真是他做的?”有人难以置信。

“当然是真的,听说他都承认了,还有天天跟他混在一块的刘飞,听说也得进去!”有人悄悄补充。

“咦,快看,出来了!”霎时,窗玻璃上的脑袋齐齐伸长了脖子,瞪着眼珠子往操场上看。

操场上,四个身着警服的人,两人一组,押着两个少年往警车方向走。少年的脚步沉重,泪痕糊花了脸,头低得厉害。

走在后面的还有个迈着不太正宗的八字步、身子有点前倾的警察。他的眉头拧巴着,嘴唇抿出固执的弧线,目不斜视,不发一言。

A校校长王某,一眼就看见了走在最后的人,忙不连迭地迎了上去:“曾队长,这事儿真是这两个孩子干的吗?”在表示关心和惊讶的同时,他还不忘从兜里抽出一张纸巾,很是讲究地拭了拭额头的汗。

眉头拧巴的曾队长没有理会他,脚步顿了顿,投出一个森然的眼神。

王某表情一僵,讳莫如深地住了口。

“滴呜~滴呜~”警车很快离开了校园。王某长长松了一口气,摆出领导的派头,吩咐身边的教导主任:“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告诉各班加强纪律,谁也不许再提!”

教导主任点头称是,迅速扫视了一遍窗玻璃上那黑压压的一片。

“哎呀,散了,散了。”不知谁心领神会地吵吵了一句,窗户上的脑袋们逐层递减,没几分钟就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王某显然也注意到了上面的动静,很满意地看了看教导主任,把手里的纸巾重重地扔进就近的垃圾筒,转身悠然地进了办公楼。

校园之外,一个女人凄厉的哀号声引得不少路人驻足。她跌跌撞撞地追着警车跑了好远,最终还是硬生生摔倒在了大街上。

这是2004年的11月24日。

A校轰动一时的初中女生失踪被奸杀案宣布告破。

犯罪嫌疑人是A校初二学生李家乐,同时被抓的还有协助做虚假供述的初二学生刘飞。

1

事发在十天前。

A校初二女生杨菲菲去学校上学后失踪,学校和家人到处寻找都没有线索。

在杨菲菲失踪的第三天,学校后勤维修工安某报警声称,教学楼一层东侧一间停用多年的厕所内发现一具女尸。警方迅速封锁现场,经法医鉴定,死者确认是杨菲菲。死因为被人强奸后暴力致颈部机械性窒息死亡。

这一案件在A校乃至省内外都引起极大关注,社会舆论施压要求迅速侦破案件,还校园平安。

由于案件发生在校园内,与杨菲菲生前有过接触的学生成为首要排查对象。

彼时,S班班长李家乐刚从校大队办出来。明天要举行升旗仪式,他事先做了充分准备,把五星红旗整齐叠放好,又把升旗手要用的白手套码放在一边。

“喂,李家乐,教导主任让你去一趟教务处。”S班的张坤气喘吁吁在楼道里叫住了他。

“哦,知道了。”李家乐向张坤挥手示意,一溜小跑往教务处方向而去。

教务处,负责本案调查工作的M市刑警队副队长曾明柏正在一排紧张站立的学生面前走来走去。

冯诚、张帅、刘飞等十余名与死者生前有过接触的学生被一股脑儿地叫到教务处配合调查。

“报告”。李家乐在教务处门口规规矩矩地打了声报告。

“进。”教导主任冯朵扶了扶眼镜让他进来。

推门而进,李家乐没敢抬眼看一身警服的曾明柏,目光全部聚焦在冯朵身上。

“冯老师,您找我?”他问道。

冯朵一改往常的严肃不可直视,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上起身,把他带到曾明柏跟前介绍:“这个是李家乐,杨菲菲班的班长。”

曾明柏也不说话,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李家乐。

李家乐不喜欢那样的目光,把头别向一边望着窗外。

在看了李家乐几分钟后,曾明柏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意图:“冯主任,这些孩子一会儿还得配合我们回去作个笔录,麻烦你通知一下家长稍迟会接孩子。”

冯朵略作迟疑,这样的要求在A校并没有先例,她急急给校长打了电话,请示完之后才答应下来。

就这样,十几个半大的男孩子跟在曾明柏后面去做笔录。

冯朵站在教学楼门口,望着那些孩子的背影,心口扑通扑通直跳,说不上是什么不好的预感。

2

李家乐在被带回调查的路上,努力回忆自己和杨菲菲有什么交集。

杨菲菲,平时印象还不错,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和奶奶住在一起,爸爸妈妈都去大城市打工了,还经常向他借笔记,除了这些两人还真是没什么交集。

一路上,李家乐都在盘算着明天就是妈妈的生日,他想着升旗仪式后,把今年的荣誉证书拿回去给妈妈当生日礼物。

进了调查室,李家乐、刘飞和三五个学生被分到一组接受调查,其余的男孩子被分到另外一组做笔录。刘飞先于李家乐去做笔录,这一去工夫还挺长。回来时他显得很疲惫,几个男孩子把他紧紧围在中间各种问东问西。

在应付完一堆提问后,刘飞把手搭在李家乐的肩上小声说:“家乐,刚才警察问了我很多你的问题,我觉得说得挺清楚的,可是他们好象不信,也不知道那个调查笔录上怎么写的。”

李家乐安慰他:“没事。”

刘飞略有忐忑地点了点头。

“李家乐”。这时有人喊了李家乐的名字。

“哎。”李家乐应了一声,拍了拍刘飞的肩膀,低声说:“我一会就回来。”

刘飞不放心地叮嘱:“好好说。”

李家乐向他做了个OK的手势,随着领路的警察去了问询室。

问询室里,两个警察坐得笔直。

李家乐看着看着,心里就紧张起来。

“李家乐”其中一个警察说。

“是。”李家乐答。

“11月14号你在哪里?”

“跑过早操后,去数学办公室交了收上来的作业,然后上课、放学。”

“下午离校后,你有没有返回学校?”

“没有。”

“你撒谎。”询问的警察将一个装在密封塑料袋里的铜锁展示在他面前。

“认识这个吗?”警察又问。

“认识。”李家乐有点诧异,这不是他给班里新买的锁吗,怎么会在警察手里。

“这把锁锁在被害人被发现的卫生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警察神色疏淡。

“我不知道!”李家乐有点急了:“难道你们怀疑我吗?”

“是不是你做的,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要好好配合。”一名警察走过来,让他在询问笔录上面签字。

李家乐看了看上面的话:李家乐无法准确说明锁的去向。

他的头“嗡~”地一下,一阵莫名的恐惧幽灵般袭来。

等十几个男孩子都做完笔录,天色已经很晚了。

刘飞和李家乐由刘飞的爸爸一并接送。刘飞的爸爸是个货车司机,看着儿子从公安局出来,上去就是一记耳光。

“兔崽子,吓死老子了。”说完,这个粗糙的中年男人就把儿子拉进了怀里,心思沉重地说:“走,咱们回家。”他也把李家乐搂在另一边。让两个孩子坐在后座上,自己坐在前面开车。

车在黑暗中驰行,看不见前面的路。

两个孩子折腾了一天,累得睡着了。刘飞爸爸叹了口气,用手机拨通了李家乐家的电话,告诉家乐妈妈在巷子口等着。

李家乐的妈妈接到电话后,早早拿着手电筒等在了约好的地方,等刘飞爸爸的车停在跟前,忙上前拉住儿子的手,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生怕有挨打的痕迹。

“妈,没事。”李家乐看出了妈妈的担忧。

“唉,没事就好,咱们回家。”家乐妈妈紧握儿子的手,手心里都是汗。

“谢谢您啊,这么晚打搅您。”家乐妈妈向刘飞爸爸道谢。

“捎带的事儿,您可别这么客气。”刘飞爸爸忙回答。

和刘飞父子告别后,母子俩就着手电筒不够敞亮的光晕,一步一步往家里走。

“警察都问了些啥?”一路上家乐妈关心地问,手仍然紧紧攥着儿子的手。

“也没什么,就是这两天都在哪儿,干了什么。”李家乐答。

“你好好说了吧?”家乐妈又问。

“嗯。”李家乐点头。

家乐妈不再说话,长舒了一口气,更紧地握着儿子的手往家里走。

3

这一夜,许是吓着了,李家乐睡得很不安稳,中间醒来好几回。

次日早上,他还是早早到了学校,做升旗仪式前的准备工作。

突然,教导主任冯朵通知他,不用参加升旗仪式了,让他和刘飞再去配合警方调查。

昨天该说的都说了,李家乐不明白警察为什么还要找自己。

他在校园里见到了刘飞,两个人都有些发懵。

今天,调查人员的口吻明显多了几分强硬。

“李家乐,11月14日你说你去跑操了,有人证明吗?”调查的警察说。

“我那天有点肚子疼,先去了洗手间,然后才去跑操的,跑在后面的同学能证明。”李家乐辩解。

“可是,我们调查没有人在11月14日早上见到你跑操。”警察很严肃地看着他。

“我确实去了。”李家乐反驳。

“你是不是用这个时间跟踪了杨菲菲。”警察突然发问。

“我没有!”

最新推荐

  • 买房

    一个巨大的体育馆,密密麻麻都是人。到正式开售的时候,人们像疯了一样,不管楼层不管朝向,先抢了再说。

  • 萌生的小苗就那样朝着不可估计的方向延伸着,快要成为苍天大树,宋霖却不知道这会成为二人的乘凉之地,还是遮住前路的障碍。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