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

  • 槐花落雨时

    “槐花的花语是春之深爱。”陆朝归捻起一朵槐花放入她手:“也是吾之所喜。”“下一位,请做一下自我介绍”陆朝归拿过一沓新的报名表,目光落下时微微一怔。 “我叫林清梦。” “满船清梦压星河的清梦”他在心里逐字跟读着。 女孩儿微低着头,双手紧紧攥着衣角,松开,又攥紧。 “不用紧张,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就好”江晚温柔的声音响起,她将长发绾起,干练又清爽。 女孩儿这才抬起头,一一回答着问题。 后面她说了什么他没在

    二词 2021-02-28 15:00:27 阅读全文>>
  • 我也爱你

    —“我需要你一个吻‘’南中来了一个转学生,高大帅气,小有温柔气,深的老师喜欢。他叫丁晨曦。—“我需要你一个吻‘’ 南中来了一个转学生,高大帅气,小有温柔气,深的老师喜欢。 他叫丁晨曦。 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女生眼里的理想型。 球场上叱咤风云。 缚摇眼里的情敌和仇人。 缚摇喜欢的林晚辞被丁晨曦抢走了。 他稳坐第一的宝座也一同带去。 缚摇见到他就牙根痒痒。 在篮球场上,邓晨曦和缚摇碰上了。 所有人都等

    崎尤리명가 2021-02-28 12:00:38 阅读全文>>
  • 来自妖王儿子的自述

    “这样不好吗?至少比我当初那种天天被天兵天将追杀的日子好吧。”天地间,有六个族群,这六族以天族为首,其中天族有华丽的宫殿,人族有热闹的集市,而妖族,从来没有光亮,也没有阳光照耀着妖族的地盘,这是妖族的特别之处。而在几百年前,妖族因为帮助了想要取代天族的族群。 天帝得知后震怒,收回了让阳光照耀妖族的旨意,并且还让妖族世代代都要生活在黑暗里,没有他的旨意,永不得外出。 如果给六界排个名次,妖族在六

    冉冰灵 2021-02-27 18:02:59 阅读全文>>
  • 滚蛋吧,吃软饭的男朋友!

    你拽什么,以为我真看得上你吗?不过就是个土包子,明天我就能找个比你更有钱的。 姚可欣和邹亦轩在交往了一年多以后分手了,是邹亦轩提出来的,理由是姚可欣把钱看的太重要了,每天张口闭口都是钱,让他觉得太压抑了。 听到这个理由,姚可欣气笑了,两人自交往以来房租水电等大部分开支都是她出的,邹亦轩刚毕业还在实习根本没多少钱,花着我的钱,竟然还怪我太计较。 “我自己的钱我节约都有错?” “你用得着随时随地都把你

    尤里里 2021-02-27 12:00:51 阅读全文>>
  • 听说隔壁检察官喜欢我(一)

    但要真说起不同来,姜厚树大概是这世界上最自律且慢热的人了。在上都工作了八年,姜厚树还是没学会上都人的精致生活,反而浑身仍是一副明显可以看出地域、南派八十年代老干部风味的气质,在检察院一众强强精英里显得很是不同。 不过也幸亏那不同在她的刻意地掌握下还算“理性”发展,她也没有不一样到太离谱的地步,只是看上去有些格外守旧而已。 而背负着象征公正执法的形象,这守旧在这以接受新鲜事物为潮的上都并不算是突兀,

    张景贤 2021-02-26 21:03:05 阅读全文>>
  • 睡前故事:医院

    打开门的时候,那疯子躺在床上满嘴是血,院长就趴在地上,半只胳膊都没了,吓人的很! 我叫小庄,是个精神病人,每天他们都会给我注射大量的镇定剂,让我无法说话行动,而院长是我的爸爸。长期的注射,让我有了些许的抗体,所以那天我有 分钟的时间是清醒可以活动的。但因为药物伤害了我的脑子,让我的记忆力有了问题,我利用这 分钟,把我断断续续的记忆写成了日记,藏在了我的床下。我被关了很久了。所以我的故事很长,你

    苏筱暖 2021-02-26 21:02:13 阅读全文>>
  • 忍住!不爱你2000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走,可是她好像爱上他了。她明知他已经结婚了,她还恬不知耻地想要。二号中午的时候,章怡站在桌子旁边,徐盛明在另一边的桌子上和客人聊天。章怡百无聊赖地站着,徐盛明从旁边走过去,道: “想不想学冲咖啡?” “你做吧,我看着。”章怡说,手里握着杯子。 客人围坐在桌子旁聊天,徐盛明在吧台冲咖啡,章怡拿着杯子站在旁边。 徐盛明喜欢喝泰式咖啡,章怡不懂,她只知道咖啡粉。 徐盛明在做,章怡抱着手看

    天蝎座渣渣 2021-02-26 21:00:30 阅读全文>>
  • 哥哥与竹马

    我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哥。”他眼睛瞬间睁大,双手一下攥住,震惊我为什么会知道。大家好我叫沈嘉,性别女,今年刚满 岁。我有一个相识 年的竹马,他叫陈俊鹏,性别男,年龄也是 岁。不得不说我们真的是一对非常要好的青梅竹马。 我们俩不仅是邻居,而且我俩出生日期也近得可怕,他只比我小五天出生。我可以说我俩从小到大基本没有分开过,从幼儿园起,父母为了放心,相互有个照应,不仅把我俩放一个学校,还协商校方

    翔阳☀️ 2021-02-26 18:00:12 阅读全文>>
  • 错生时

    我到底不是先生。若是先生还在的话,必然不会让他那般重视的人落得那般低俗。 其实,我是真心喜欢的,只是先生从不知道而已。 在我印象中先生总是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色长衫,更显得原本就瘦弱的先生更加的消瘦,像个无欲无求的山中老道。 先生不爱说话,只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在窗边自语。 “情深不寿,寿则多辱。” 我问了先生许多次这话什么意思,向来对我有问必答的先生却始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每次只是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看

    暖色余生 2021-02-26 12:01:42 阅读全文>>
  • 第八个死者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恶魔的,恶魔的力量以生命作为代价来交换。 . 十七在下午联系了我,“十七拍了拍你的头说,你真帅。”自从微信更新后有了这个拍一拍功能,她每次找我之前都会先拍一下。 下一秒她就打来了微信视频。 我按下接听,看到她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随后镜头一转,她将手机对准了地上的尸体。 “这是第五起案件。”她的声音满是疲惫,“和前面几起一样,命案现场在偏远的山区,死者独居在此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是个天

    失眠的陈九 2021-02-26 12:00:40 阅读全文>>

最新推荐

  • 买房

    一个巨大的体育馆,密密麻麻都是人。到正式开售的时候,人们像疯了一样,不管楼层不管朝向,先抢了再说。

  • 萌生的小苗就那样朝着不可估计的方向延伸着,快要成为苍天大树,宋霖却不知道这会成为二人的乘凉之地,还是遮住前路的障碍。

访问公众号